筱清风

不同坑慢慢填😂

晴博群产粮活动——外组成员惊喜(瞎)彩蛋

没错我是图组的但我写文了(´・ω・`)
超智障超尴尬(´・ω・`)
想搞笑但不成功(´・ω・`)
挑战把所有关键词写进一篇文里面w
(作死加大自己的工作量还瞎别人眼)

没有车😂

关键词有:
成为偶像拯救平安京,魔法棒,地铁,白月光,孕期,斯德哥尔摩,电话sex,鹅,温柔,告白,搓泥,异议

虽然关键词那样但真的没有车😂

(开始咯↓)

  “博雅。”晴明 [温柔] 的声线通过电话线传进博雅的耳中,音波用过耳膜发出细微的震动,使他感到一阵苏麻。

  “来,这只手抓住这边这个扶手。”场景被设定在[地铁]车厢里。晴明好像真的在车厢里面做不可告人的事情似的,细声用哄骗似的语气“指导”着博雅的动作。

  “看,肚子都变得那么大了。 [孕期] 第几阶段了?”

  “等等,晴明……這裏是地铁呢……”

  ……他們在玩什麽奇怪的play?怀孕地铁痴汉play?还有这种骚操作?好尬啊,尬死了。

  “感受到了吗?我撩起你衬衫,空气触碰在肚皮上那冰冷的感觉。现在,我把手贴在你那放置着一个小生命的肚子上,手心温热的感觉传递了过去。然后……”

  晴明顿了顿。

  “我从上面搓掉了一层泥。这么重要的地方不好好保养可不行——”

  “停停停!突然 [搓泥] 干啥,神经病啊?”博雅忍不住打断了晴明的话。

  “我看原本也没多正常……不过,故事不都有神展开才好看吗?”

  “可是你这样只会让人萎了!还不如上次你说用披萨揉我脸呢。”博雅一手拿着话筒一手揉着太阳穴,苦恼着自家恋人究竟是不会调情还是性癖真的如此奇葩。

  “那好吧,我再设定一个场景……”

  “我有 [异议] !很大的异议!你太不擅长 [电话sex] 了我们要不打住吧。”

  “好哦那我挂了。”

  “别。”

  “哦?”

  “没什么,好不容易才打一次电话,我不想浪费这次机会在这么短的通话上。”

  当然这是借口。

  “你就给我讲个故事吧,反正不用担心电话费。”

  其实只是想多听一下晴明的声音。博雅是这样想的。当然他不说,晴明也明白他在想什么。

  “好吧,那就讲一个有关牧场主人的儿子和他家的 [鹅] 的爱情故事吧。”

  “怎么办我有不祥的预感。”

  “你先听。牧场主人的儿子爱上了他家的鹅,虽然不能好好的沟通,但他们之间的爱不是用言语和种族这个隔阂就能隔绝的。他们在轻声细语和‘嘎嘎’声之中,认定了对方为自己的 [白月光]  。

  “好景不长,有天牧场主人发现了他们的关系,认为自己的儿子患了精神病,并扬言要治好他。于是,他抓了那只鹅,弄要求儿子在他面前把鹅剖了。并把尸体放在外面,好像要宣告世界他把儿子的‘病’给‘治好’了。

  “鹅很高兴,因为就算他的结局是死亡,但他也可以死在牧场儿子的刀下。不过他并不喜欢死亡。

  “鹅在意识朦胧之中,看见了一个人,在天上飞的人。哪个人的刘海黑色渗红,长着一双大眼睛,还挂着一个灿烂的笑容。反正就是一张小甜甜的脸。背上有双透明的翅膀,带他飞在空中。

  “‘你是谁?’鹅虽然不认为那个人会听懂,但还是下意识地提问。‘我是原☆谅☆小☆精☆灵,名字什么的你不需要知道哦。’原谅小精灵笑着回答。

  “随后,原谅小精灵从裤子中掏出一根巨大的……呃, [魔法棒] !对,就是魔法棒,一根不是装饰着星星而是装饰着一顶绿色的帽子的魔法棒。对鹅说:‘我可以感受到你内心中那副想要原谅牧场儿子的决心。所以,我决定让你用这股原谅的力量 [成为偶像拯救平安京] !’

  “于是,鹅的身体在可见的速度复原,弄……”

  “够了够了,这情节也太夸张了。”越听越尴尬的博雅在晴明强行HE之前阻止了他。

  “还有这只鹅是不是有病啊?它患了 [斯德哥尔摩] 症候群啊?”

  “我记得在施虐后在爱上的才是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症状,那顶多叫爱得疯狂。”

  “算了,明天还要早起呢。晚安哦。”

  “晚安,我爱你。”

  “我也是。”

  两人一如既往地在通话结束前简短的说一句“我爱你”之类的 [告白] ,那是他们的习惯。

  通话结束。

  那是王子晴明和军人博雅在博雅被突然调派到最前线前的最后一次通话。

  儿子因为父亲的逼迫亲手拿起刀,晴明因为父亲的逼迫亲眼看着战地最前线的直播。

  儿子亲手杀死了鹅,晴明亲眼看着博雅除掉了国家的危险,奇迹的凯旋而归。

  虽然形势相似,但他们确迎来了不同的结局。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果然故事都得有神展开才行吧。

  获得胜利后的庆功宴到底要不要吃鹅呢?

---END---
@Dragon

(卡伽/伽卡)所以说你怎么那么喜欢吃西瓜

OOC严重
伽罗超崩
虽然是卡伽卡文但阿卡斯没出现
超短
有一句话花小(不打tag了)
私设小心外表高冷内心话唠吐槽
----------
  “伽罗,你怎么这么喜欢吃西瓜?”我看着伽罗这天劈开的第二个西瓜,这样问。

  “小心,你记得阿卡斯吧。”伽罗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倒是说了这么一句话。

  “记得,你就宠他。”对,宠他。这是我对阿卡斯最深的印象。

  无论是伽罗救走并照顾他父母的行为,还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和伽罗对战,伽罗明明有能力打赢但极其尽力地不伤到他,还被踩在脚下,或者是在古灵星第二次见面时伽罗用最珍贵的战神勋章救回他——明明是他自己搞出的事情。

  当然还有伽罗一接到阿卡斯的电话就飞奔过去,没错,就是那令所有人都以为伽罗死去的事件。起源是阿卡斯的一通电话。据说伽罗以为阿卡斯死了的时候流下了他失去阿德里星后的第一滴眼泪。

  说到底这比起宠更像倒贴,不过我没说出来。

  “我宠阿卡斯吗……大概吧。”伽罗咬了一口鲜红多汁的西瓜。“西瓜的红的可以让我想到他。”

  “我很想他。”

  “我喜欢他,我对阿卡斯的喜欢和思念绝对比得过这个宇宙里面的任何生物。”

  “……”这已经不叫睹物思人了吧。一谈起跟阿卡斯有关的事情伽罗果然都会变得有点跟平常不一样,说白了就是不正常。

  “我爱他。”我知道,一眼就看出来了。

  “你说啊小心,为什么他不愿意和我一起留在星星球?”伽罗的手指抚过西瓜的果肉,红色的西瓜汁沾了在他的手指上。“我不认为他那去守护其他星球的理由是真的。”

  “不知道,但我认为他没有骗你的必要。”大概是你过度保护很可怕。

  “也对呢。”伽罗痴迷地舔掉他手指上的西瓜汁,果然人很多时候都会把自己最真实的一面暴露给最亲近的好友或者家人,不过这真的有点令人害怕,看起来也有点可悲。

  “对了,你要吃一块吗?”伽罗递给我一块没有之前碰过的。

  “不用了,我今天买了菠萝。”

  “那小心你为什么那么喜欢吃菠萝?”

  “……”

---------

小番外:

   阿卡斯的电话响起,接通后传来了小心的声音。

  “喂?”

  “小心?有什么事情吗?”

  “有,我觉得你尽量小心点比较好,新型病娇好像要出现了。”

  “哈?”

---END---

半夜偷偷放个灵魂画风小四格
无cp向请放心看😂
(ps可能有点不清楚,Uno眼睛写的是I HATE YOU)

(0115)不知为何天台出现了个认识自己的陌生人(3-4)

前篇请戳头像www
这真的是0115向的😂
不过不是甜腻腻的😂
好像0115的部分都塞在了晚上那里而且cp感薄弱得只剩一个点○| ̄|_
比较像是注重剧情吧xx
强烈ooc注意川´・ω・`川
------
3.
  晚上,双六一再次到天台巡逻。

  “Jyugo,我知道你在,快出来!”双六一的吼声在空无一人的天台散播开。

  “才不要——”慵懒的声音从不知什么地方传出,“笨蛋阿一,我怎么可能自己出来啊!”

  双六一表示胃疼。所以说这人究竟想怎样?

  “看玩笑的,现在你不可能自己找到我吧。”一个头从天台的矮围墙边探出来,如琉璃般的眼睛在月光的照射和自身的移动不断变出好看的,不同的颜色。“我现在可是变得很厉害的。”Jyugo扯出一个一如往常的调皮笑容。

  当然我们都知道那是一个欠扁的搞事情笑容,看起来好像颜面神经麻痹那种。

  “阿一要找我聊天吗?”Jyugo的双手架在围墙上,像是在支撑自己的身体。

  “并不,话说你这个姿势太危险了你先上来再说。”

  “真是只温柔的大猩猩,明明以前从来都不会这样关心别人的。”Jyugo爬上了围墙,翘着二郎腿坐在了上面。

  “好怀念啊,以前也有个人这样跟我对话过。不过我是站在下面那个。”

 “不准叫我大猩猩。”被多年每天被调笑成大猩猩的双六一也开始不在意这些,只是形式上语气重一点反驳。

  “真的变温柔了啊。”Jyugo假装吃惊。“不调侃你了,我知道你为什么要上来找我。”

  “那我直入正题。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在这里?”

  “我不是什么人,我就是Jyugo。” Jyugo胸口上的铁制号码牌被月光照射得闪闪发亮,“我属于南波,也不属于南波。先说明,没有人可以抓到我,包括阿一你。”

  这个人究竟想表达什么?

  “所以说阿一还是不愿意跟我聊聊吗?”一眨眼的时间,Jyugo已经来到了双六一的面前。他的手抚上了双六一的脸,触感冰凉轻盈,“不是逃避就可以的。”

  “我逃避了什么?”正当双六一这样问的时候,已经看不见Jyugo了。

4.

  最近压力是不是太大了?

  双六一处理好文件,写好主任日志后,坐在座位上托着腮休息。

  他知道自己是绝对不可能真的坐下来休息,他一定要给自己一点事情干,毕竟是个工作狂。

  唯一的办法就是看书,这样就能说服自己有在工作,也能达到休息的效果。

  双六一翻出他所有的主任日志,基本上是一季一本,他当了六年的主任,所以他现在应该有24本。

  可是双六一找来找去都只有20本。

  扫兴,不看。

  他把那20本的日志放在了工作桌上常年上了锁的箱子上面。

  这箱子也是奇怪,双六一对这个箱子没有印象,也不知道箱子的四字密码是什么,但无论是星太郎还是大和,就算是那三个前囚犯也坚持那个箱子是他的。他也只好把箱子放在桌子上封尘。

  他想起星太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买了很多书,决定问星太郎借一两本看看。

  “星太郎。”

  “怎么了,主任?”

  “想问你借一两本书看看。”

  “可以哦,随便挑。”星太郎指着看守室角落一个小小的书柜,上面贴着几颗大大小小的星星。

  双六一抽出了一本红黑相间的书和一本黑白相间的书,然后回去坐着看。

  随便翻开一页,标题写着:创伤后遗症

  是有关心理病的书吗?再翻开一页,标题写着:妄想症

  ……另一本呢?双六一拿着另一本书,大标题写着:来自监狱单身狗的注视

  看起来好没品味好智障。双六一表示躺着也不要看这两本书。

  “星太郎,你所有书都是这种类型的吗?”

  “主任,你指什么类型?”

  “这本心理病的,还有这本标题看起来一点品味也没有的。”

  “标题看起来没有品味的……?”星太郎听到后停止手上的工作,看清了双六一手上的书。“等等,主任你没看吧?”

  “没有,看到标题就不想看了。”

  “呼……太好了。”

  “你怎么看起来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啊,啊没什么没什么!”星太郎慌乱地摆手,“因为,呃,内容实在是太智障了,所以……呃……”他看起来手忙脚乱的样子。

  “那其他都是不是都是有关是心理病的书?”

  “嗯,对呀。”真是特别的兴趣,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双六一也没有那么八卦,他把书刚回柜子上。

  “吱呀。”柜子发出了危险的声音。

  星太郎赶过去扶住书柜,“主任,请放得温柔点,这柜子放这有四年了,我怕它倒。”

  看来以后要小心点了。

  “阿一——吃药了。”Uno走了进来,托盘上放着好几颗药丸和一杯水。

  双六一的胃痛问题越来越严重,现在其他人都告诉他要准时吃药才行。果然要好好休息吧。

  吃完药的双六一看了看时间,出去巡视十三栋。

  要不要找去找Jyugo呢?他这样想。但自己有去找他的理由么?就问他自己究竟“逃避”了什么吧。

  现在怎么都开始找理由去见人家了啊。

-----------

  “星太郎,你觉得药物治疗有比心理治疗好吗?”

  “不觉得,我觉得反而会给身体负担呢。”

  大概在讨论双六一的神经性胃炎?

---TBC---

(0115)不知为何天台出现了个认识自己的陌生人(1-2)

开新坑先来一段废话:
依旧标题废
其实是1月开头但现在写下去的旧坑_(:3
因为当时的一章太短了所以会出现好像现在这种两章一起的情况
川´・ω・`川
内容乱七八糟的😂
虽然是0115向但cp感不明显,也没啥腻歪腻歪有没有单恋的感觉○| ̄|_不过依剧本来看应该是0115的(?)可能会穿插一句其他cp😂
还有最重要的果然是严重ooc注意○| ̄|_
--------------------
 1.

  双六一在巡逻。这是作为看守每天都要做的工作。

  唯一不同的是,星太郎这天没上班,所以双六一代替他巡逻本身是他负责的天台。

  天台可以把海面的景色一览无遗,月光和星星反射在海面上,随着海面范起来波纹。如果这里不是监狱,那这个地方无疑是一个观景的好地方。说不定这是星太郎自告奋勇巡逻天台的原因吧,双六一心想。

  可能因为很少机会看到这种景色,双六一感到有点胸闷,有一种不知名的感觉涌上心底。

  “阿一!”一把声音叫住了他,但双六一对这把声音完全没有印象。

  陌生的声音令双六一产生了警惕,他猛然转身,握紧拳头准备必要时的战斗。但他背后的人只是一个外表大概16岁左右的少年,而且看起来并没有敌意。

  在双六一的印象中,他不是看守,也不是囚犯。说白了就是完全没见过这个人。

  他是谁?

  他为什么知道自己叫什么?

  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阿一的眼神好可怕哦。”那个少年装出一个害怕的样子调侃双六一。“我叫Jyugo。”后面嘿嘿地笑了两声。

  “我没问你。”双六一瞪了Jyugo一眼。

  “可是阿一你有在疑惑吧?很明显哦。”Jyugo眼中带着笑意。“其实难得可以见到阿一,我还是想聊聊的啊。”
 
  “不过看你这样今天是绝对不可能了。”他快步离开了天台。 “阿一拜拜!”

  双六一赶紧追过去,想抓住这个“可疑人士”。但他跑遍了一整个十三栋都没有找到。

  突然出现又突然离开,有够莫名其妙的。

2.

  昨天那个奇怪的人令双六一十分在意。

  既然天台是自己四年没去过的地方,那问这四年来天天去天台的人应该就是最正确而且最合理的选择。

  午饭时间,双六一在饭堂里找到了正在被Uno抢三明治吃的星太郎。

  “星太郎,你知道屋顶上那个人的事吗?”双六一直截了当地问。“他大概16岁。”

  “屋顶上的人?从来没见过什么看守以外的人来着。主任为什么这样问呢?”星太郎非常平常地回答,看起来没有一点说谎的迹象。

  “没什么,就是昨天代替你巡逻的时候看到了个从来没换过的人。有点好奇而已。”双六一决定先吃乔麦面。“话说11号,你别再抢星太郎的三明治了。”

  “阿一我四年前就出狱了啊!我作为一个看守可不想在饭堂里被大声喊之前的囚犯编号!”Uno接了话头。“话说阿一,你怎么会说你见过的那个人是16岁左右呢?”

  “什么意思?”双六一对Uno的话提出疑问。

  “嗯,就是说,除了那些12,13的萝莉正太,平常推断别人的年龄的时候不都是5的倍数那样看的吗?”Uno又抢了一个三明治,“为什么你会觉得是16岁?”

  Uno说得没错,双六一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觉得那个叫Jyugo的人大约是16岁。但他认为这个并不是非常重要的资讯。

  双六一决定换一个问法:“那你们知道一个叫Jyugo的人吗?”

  “诶?十……Jyugo?没听过来着。Uno君知道这个人吗?”

  在Uno接话之前Niko拿着午饭走了过来,“嗳嗳~你们在聊什么15?我们现在有15的囚犯吗?”

  “没有哦。”星太郎一边守护自己最后一块三明治一边回答。

  “今晚起天台我来巡逻就可以了。”双六一说完这句话就带走餐具离开,不给星太郎拒绝的机会。
 
  星太郎记忆力很好,他绝对不会记错。双六一肯定了Jyugo不是南波里面的人这件事,决定晚上再去天台看看会不会又碰到他。

-------------

  “为什么主任会去了天台?”

  “对啊,为什么阿一会去了天台巡逻?”

  “因,因为昨晚小一他说要代替星太郎君巡逻的时候,如果我们阻止他的话不就会起疑了吗?更何况昨天Uno君也没回来……”

  “也对,一直都是我代替星太郎的。不过看这个状况大概还没出什么事。我们看着办吧。”

  “……比起出事,我觉得事情更像往奇怪的地方发展呢。”

---TBC---

学校paro(看守老师囚犯学生)
很迷的QQ体(其实就是我自己一个人用QQ自言自语😂)
有一直聊天的0115和活在对白中的和99😂
一片混乱全是废话😂
没有剧情可言😂
(刚刚已经发错一次了😂)

装作自己520日干了点建设
人体跟武器完全不行(跪
(我到底画了什么卵😂)

画了女体Elf wwwww
刀子和背景已经被我放弃了😂😂
刀子看起来怎么有点彩虹😂😂

(11星)(知乎体)有一个深柜伪直男好友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我倒底拖多久了_(:3
有ooc主意(๑•́₋•̩̥̀๑)
有微量0115注意ヽ(´▽`)/
--------------

(知乎)有一个深柜伪直男好友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答主:逃*威龙

  泄药。

  其实本人刚刚看见这题目的时候,十分好奇为啥会有人问这种迷之问题,还有邀请人究竟在想什么卵东西。

  既然被邀了我就回答一下好了。

  本人现在所在的地方的女性和男性的人口比例大概是1:99,刚好可以调漂白水,说女性有1%大概还有点多。

  于是我们这里的人用我的深柜好友的话来形容的话就是:妈的死gay。

  现在我打算讲讲我那深柜好友的事情。

  我跟他认识得也算久,跟他是室友,知道他是gay的就只有我们房间算上他自己合起来四个人。这人平常就热爱看妹,而且觉得自己超级帅帅得可以迷倒众生自己一生靠脸吃饭。而故事的另一位主角正是我们所在的地方的真•第一名帅哥。

  接下来我打算把深柜好友简称大辫子,另一个主角简称圣诞树,没有恶意,真的。:)

  我们房间所有成员从以前就一直很羡慕嫉妒恨圣诞树的美貌。恨意最深的大辫子同志一直带头欺负他,我说的欺负是扔纸团,吓他,呛他之类的,别想另一边去。

  大辫子表现出的“恨意”大概就是出去海滩玩会叫别人把圣诞树埋起来。正常人看到他那样想的基本上都是“哇他好讨厌圣诞树诶。”这样对吧?嗯我们当初也是这样想的。

  所以有一天我找了他谈谈。你懂的一个新兵蛋子欺负得太过分吓跑了谁都不好受。

  我:你很讨厌圣诞树吗?

  大辫子:对啊。不是很明显吗?

  我:讲真话。(逗他的)

  大辫子:……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很了解我们啊。

  咦我是不是钓出了什么很interesting的东西?接着聊下去试试。

  我:所以你……(没说完)

  大辫子:对,我喜欢圣诞树。

  喵喵喵???不对劲啊???你喜欢一个人会拿纸团扔人会让别人把他埋了吗???同志你的脑回路很狂哦???

  我:你不是很直吗?

  大辫子:……以前。

  我:啊你以前不是说我们是死gay说得很爽??

  大辫子:咦抱歉?!

  得,不耍了。

  我:……算了。你既然喜欢圣诞树的话你为什么要这样对他?

  大辫子:……很有趣?

  哦。敢情你是欺负喜欢的人的小学男生就对了。mdzz

  我沉睡已久的欲望瞬间苏醒了,我立马就想砍他一刀。

  从此以后每次看见大辫子又在欺负圣诞树的时候内心都賊着急好吗。这人的情商实在是太迷了,我都觉得我变成了个担心儿子乱泡妞然后十连跪的好妈妈。

  好了,说了那么一大段废话,用一句话总结的话就是:

  你会很tm着急。

  我觉得这位大兄弟的恋情不会有开花的一天了,要是你也有个深柜伪直男好友的话希望他的情商不会那么迷。

  以上。

--------------------

  我打死都没想到我会更新,毕竟我都答完问题了不是吗?

  可是今天听到一件很劲爆的事情想跟大家分享一下。

  话说我男票是圣诞树的上司(以下称他为一拳超人),他作为一个上司或者是一个人来说都是挺不错的,就是脾气有点暴躁而且有点暴力还有之前打断了我几根肋骨。

  那他既然是个好上司的话那下属跟他诉苦什么的也是有的。尤其是圣诞树那种娘炮就经常被我们呛了以后抱着他的手大哭。我没有在意,真的。:)

  抱歉扯远了,总之今天圣诞树又跑去跟一拳超人诉苦。

  圣诞树:嘤嘤嘤~主任QAQ

  一拳超人:又咋了?

  圣诞树:11号君(大辫子的编号)好像很讨厌我QAQ
 
  一拳超人:……这不是明摆着吗?不如说13房的人都讨厌你吧?

  圣诞树:但是我不想11号君讨厌我啊QAQ

  圣诞树:我明明那么喜欢他的T^T呜哇哇哇哇哇哇哇(永无止境的哭)

  一拳超人一脸:MMP你是有斯德哥尔摩症候群吗??的脸,无言又震惊的看着圣诞树。

  嗯?我怎么知道?是不是一拳超人说的?怎么可能,他都不随便跟别人聊这些的,是其他人的私隐啊。

  我只是在一边全程看着而已啦。:)

  老子开锁技术一级棒。

  看来大辫子同志有机会咯,他们间能不能看出美丽的花就看他自己如何造化了。

  (干上面那个文艺的家伙是谁)

中国七千年文化博大精深,我爱石窯石窯爱我,气功小僵尸,给你一朵小fafa,天天锻炼身体好,变智障之术,绿色的内在美(上),紫色的内在美(下)等520115人觉得很赞

来自监狱单身狗的注视(六)(完)

依旧强烈ooc注意川´・ω・`川
前面所有请戳头像(*´∀`*)
----------
(猪猿)

  我看看……例行要讲两个故事呢。那就讲一下第五栋的事情好了。

  既然主任级的人士要去别的栋送文件,那跟仁志君一样作为最底层看守的我当然也需要送。

  送就送呗,毕竟是工资份内的工作嘛。

  鬼叫我穷呀,顶硬上呀。(粤语)

  咳咳抱歉。

  然后有一次,我给第五栋送文件。途中会经过训练场……呃,那个东西叫训练场吧?嗯就叫训练场好了。

  通常我们都可以看到猪里君在那边偷懒。嗯,经常。

  当然那天他也在偷懒,不,我在讲什么人人都知道的废话。
 
  我往他那边瞄了一眼……mmp他在看啥啊黄本么看不清楚啊。11号君借双视力5.0的大眼睛用用好不?

  不过看他那一脸猥琐的笑容(详见贴吧滑稽表情),至少我觉得是个猥琐的笑容,十有八九在看黄本我跟你港,而且肯定是很多大欧派妹子那种。

  你知道我多想大喊:“猿门先生猪里君又偷懒而且在看黄本!”么?不过看守何必为难看守,反正都是混口饭吃的我也没多管。

  反正我一转头就听见猿门先生愤怒的叫声和猪里君的惨叫声。呵呵活该。

  然后又有一天,我又去第五栋送文件。送文件爽啊至少不用被13房扔纸团。

  这次我又看见猪里君的猥琐笑,不过这回我又走进一点看看,哦豁居然不是黄书而是小张的图,嘛也对啦,看黄书的确太明显了些。

  不过小心你背后生气气的猿门先生噢(笑)。

  又又有一天,我又又去了第五栋送文件。猪里君依然是看着那堆图。

  我想请问一下究竟是哪个辣妹那么耐看分享一下好不……咳,还是有金发碧眼长发洋妞再说吧。

  好像还是有什么不对的样子。

  总之看见天上飞的人吗?那是……哎我也懒得讲了。

  又又又一天,我又又又去第五栋送文件……相信我这是故事的最后一天了你等等先别出去。

  我送文件的时候发错猪里君走的时候那些照片掉了下来,就本着助人为乐的心(小声)和人类本能的好奇心,帮他捡了起来,顺便看看那究竟是什么照片。

  说是这么说啦,其实结局大概看头几行就猜到了吧。

  MD这是猿门先生的照片啊突然一口狗粮塞进来防不及防啊我好害怕啊。

  不过我既然是本着助人为乐的心捡起来的照片,我也要正经的还给人家。

  我悄悄地走近猪里君身边,悄悄地戳了戳他,然后悄悄地说:“你的,呃,照片(卫生纸消耗工具)掉了。”

  他回了我一个感恩的眼神,说:谢谢啊,被主任发现就惨了。”

  “诶?他还没发现吗?”

  “他以为我只是在偷懒。”

  “所以你们……”还没在一起吗?

  “被他发现的话又会被说明明有真人在看什么照片了。”

  干亏我刚刚还可怜了你一下。

  虐狗的,都是虐狗的。

 这监狱吃枣药丸啊。好想辞职啊。

  可是不行,毕竟, 鬼叫我穷呀,顶硬上呀。(粤语)

--------

小番外

(Uno视角)

  “诶Uno,你经常强调自己是直男,那你究竟有多直啊?”Jyugo突然问了我这个问题。

  “大概有尺子那么直吧。”我用手比划了一下。

  “哦~”

  就在这时,星太郎在门外走过,13房所有人都可以清楚地看见星太郎脖子上挂着一条……

  卷尺。

  CNM星太郎我今天不扔死你我Uno的囚犯编号个位和十位反过来写啊混蛋!

-------

  监狱单身狗系列正式完结,谢谢各位三个月以来的支持 。(没错六篇短炸的东西要三个月)

  其实这是我第一个可以完整填好的坑,我告诉有点不舍的www

  以下是之前打算用但最后没用的单身狗系列的结局。虽然不打算用了,但也上发上来看看。总觉得不发好不值得啊wwwww

-------

  “哔——”

  饰按下了关机的按钮,三台机器人同时发出响声。

  “看来这三台可以正常运作。”饰对着眼前的一名看守和一名囚犯说。“不过他们的怨念好像有点大啊,你们要不要试着收敛一点?”

  “……阿一,我怎么觉得他们的性格有点偏差?”囚犯抬头,看着那个比他高上30cm的看守。

  饰代替了那名看守回答:“这是我们从他们的大脑中提取出来的记忆和行为模式合成出来的AI。也就是说,这才是真正他们的性格。”

  那三台机器人的外表看似三个普通的人,但脸和手上那些接合的线条,和神八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虽然他们是因为囚犯15号暴走而往生的看守和囚犯,但我可以看出你们之间的深厚感情所以才答应制作出他们的AI和躯体。请你们把他们当作[人]来对待。”

  “非常感谢。”那名看守终于发话,并看了一眼紧握着拳头的囚犯。

  “我会做出最后的调整,明天早上会运送到13栋。你们可以离开了。”随后,看守抓着囚犯的手,离开了饰的工作室。

  “计划代号——注视,结束。”

---end---

好了我欠了文债我要去填了wwww